cbin仲博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國家和小家
發布者:尤俊龍 來源: 發布時間:2019/8/14 2:16:41

    今年是祖國建國七十周年,七十年彈指一瞬,一個國家由弱到強華麗蛻變。國家的強盛除了報紙上、新聞里說的,還可以在身邊看到,從小家看國家。

cbin仲博     我來自福建泉州的一個小村莊,家中應該算是貧下中農那類的。爺爺家在解放后住進了村里安排的一處古厝,我小時候也在里面住過。古厝還是比較大的,說它大是因為大大小小有三十多間房間,但是我們家只有三間小房和一個廊道里的土灶臺,還有好多戶人家和我們一樣住在古厝里。我們的古厝名叫三落,三落的歷史不太清楚,據說是以前地主留下的,解放后有沒有地主的后人生活在里面就不得而知了,也沒人再提起過。鄰里們對三落還是很有感情的,祖先的牌位都在正廳中,每年的時節里無論多遠、哪怕搬出去了都要來祭拜,春節期間是最熱鬧的。

    爺爺奶奶年輕那會兒家里基本就是務農,他們去過最遠的地方不過幾十公里外說不清的哪間廟宇,直到后來奶奶到過南京。父母說他們小時候放學了是要幫家里去干農活的,拔草養羊養兔子、拿著竹筐出去撿牛糞做肥料他們都做過,喂雞喂鴨就更不用說了。有時候還會去給別人做點活計掙錢,那可是很難得才有的機會,掙來的錢多半上交了。好不容易空閑下來,他們玩得最多的游戲就是在三落里捉迷藏、在天井里打彈珠。當時奶奶家和外婆家里的經濟條件都不好,所以父母沒讀多少書就輟學了,跟著家里務農、做活計維持生計。奶奶說:“這樣的日子已經比以前好多了,要感謝共產黨解放了全中國。”

cbin仲博     父母結婚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正是改革開放沒多久,怎么能生活得更好是那時家家戶戶的主題。家鄉的經濟不發達,村里的人都到外邊的省份去討生活,大致上過年才回來一趟。因為長期在外,每到過年回家總能發現三落里有新的變化。特別是祭拜祖先的時候,大家都在聊誰家添了錄音機、誰家添了電視機、誰家添了摩托車還有誰家小伙娶了新娘子。就這樣,沒過幾年,村子里的土路也換成了水泥路,下雨天不再一腳爛泥;路邊上也豎起了路燈,夜里出門不再需要手電筒,不用害怕黑漆漆的小巷。

    三落雖然好,后來畢竟上了年紀,可又不算是文物,村里沒有什么資金來修葺這些古厝,所以破舊殘敗的地方越來越多。年老的三落漸漸不能滿足大家的居住要求了,于是先富裕起來的就出去自己蓋房住。我大伯一家是較早搬出三落的那一批,也是無奈,因為家里沒有更多的住房。大伯、伯母都是很勤快的人,借了錢購置了臺拖拉機給人運材料,很快他們的新房子就建起來了。新房子自然比那些低矮的古厝漂亮寬敞,雖然少了點閩南氣息。住戶的離去加劇了三落等古厝的沒落,很多古厝就漸漸沒人住了,但村里建起了越來越多的小洋房。古厝里人多人少、人進人出,最后歸于沉寂,但人們的日子越來紅火,這都要歸功于國家改革開放的好政策。

    也是那時,很多小孩被留在村里當了留守兒童,而我和弟弟比較幸運,被爸媽帶在身邊。說走南闖北比較夸張,雖然去了幾個地方但都在江蘇,爸媽覺得這里經濟發達掙錢的機會多。海門、吳江、南通,兜兜轉轉,最后在南京安頓下來。我家那時也不再住三落里了,一來平常都在南京,二來過年基本在大伯家。家里經濟有了起色后,父母決定在南京買房,說是江蘇的教育比老家的好,期望我和弟弟能在這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現在來看他們的期望算是實現了。我和弟弟小時候放學了就不需要像父母那樣幫家里干農活了,因為經濟條件好了些又在大城市里,和父母那代人的童年很是不同。但過年時也能有幸在三落里捉迷藏、在天井里打彈珠,雖然常常被抓回去寫寒假作業。伴隨著國家財政對教育事業投入的增加,各大院校紛紛擴編擴招。經歷了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高考后,我有幸接受國家提供的高等教育,為我在人生道路上的前行加上了“助推器”。

cbin仲博     伴隨著祖國經濟的不斷發展,村里家家戶戶的經濟條件都有了起色。于是村里的老人會開始籌建村里很久以前倒掉的宗祠,同時也按照舊禮每年正月初九舉行中斷了許久的祭祖典禮。我也在那時才知道原來村里還有像電視節目中介紹的、特色鮮明的民俗活動。說是祭祀祖先,可我們這些后生家們更惦記的是當天夜里的歌舞團表演和那觀眾席外的燒烤攤,老人家也有他們喜歡的節目——南音和高甲戲,這已經成了每年春節不可或缺的村集體活動。而這些在舊社會怕是只有地主老爺才能享受的文化娛樂活動現在也能普惠大眾,正是因為趕上了祖國文化產業大發展的“特快車”。

cbin仲博     兩年前和家鄉的堂弟聊天時得知,村子沒多遠的地方建了個大醫院,中西醫結合而且設備齊全,話語里滿是高興的語氣。當年春節期間本著好奇心我就去望了望,頓時感慨村里的小診所怕是要關門了。雖然比不上大城市里的三甲醫院,但是已經讓周邊的村民享受到專業的醫療服務了;再加上新農合醫保,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家鄉人民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相信隨著國家醫療保障制度的深化改革,家鄉人民能得到更多的實惠和保障。

    去年回老家過春節,發現村里的一處早已無人居住古厝煥然一新。一問才知道以前住在那個古厝里的人們一起集資對古厝進行了翻建。雖然花錢不少,但是每到時節去祭拜祖先時不用再擔心破舊的古厝里發生什么事故,平常大家有什么活動也有了場地。如此看來大家的生活是越來越好了。吃年夜飯時,我問父母:“什么時候我們三落也能翻建下?”他們笑著,只說:“快了。”

    而立之年,聽歷史觀變遷。一個小家一座古厝一片村落,我見到了小家的蒸蒸日上,見到了古厝的氣象一新,見到了村落的日新月異,更見到了祖國的繁榮昌盛。